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院新闻
本院新闻
我心中的刘绪老师
发布人:牛维 发布日期:2021-10-11 浏览次数:53 次

2021年9月26日下午,我收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张海副院长的短信“刘绪老师今天早上走了。”顿感愕然!知道刘老师生病是2019年的秋天,此后常常挂念于心,但凡遇见北京的老师、朋友就询问刘老师的病情和治疗情况,得知他的病情时轻时重,但经过几次治疗有所好转,便稍稍安心,祈盼奇迹发生。如今噩耗传来,还是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悲从心来,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刘绪老师年长我几岁,他待人诚恳、为人宽厚、性情儒雅、学识渊博,我十分敬重他。早在1980年代我就耳闻刘老师的大名,知道他是北京大学邹衡教授的高足,研究生毕业后留在北京大学当老师,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相识。1996年开始的夏商周断代工程,我参加了由邹衡教授领衔的夏代年代学研究——早期夏文化研究专题工作,经常去北京开会,得以与刘老师见面。真正接触并交往是在2002年开始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以后。2002年以来,刘绪老师和我共同承担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项目有: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登封王城岗遗址周围龙山文化遗址的调查(2002-2003);“十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一)——王城岗遗址的年代、布局及周围地区聚落形态(2004-2005);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二)中华文明形成与发展阶段的社会与精神文化研究——颍河上游流域聚落群综合研究——以河南登封王城岗和禹州瓦店遗址为中心(2006-2008);国家科技部“十一五” 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及相关文物保护研究——禹州瓦店聚落形态研究(2009-2012);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中华文明起源过程中区域聚落与居民研究——禹州瓦店遗址聚落形态研究(2013-2017)。

刘绪老师和我共同主持上述研究项目期间,在登封观星台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站,我们住在一排房子里有三四年的光景,每天一起去工地、一起回驻地;在禹州瓦店村我们住了三四年的时间,由于村里住宿条件差,刘老师和我同住一间陋室,朝夕相处,其乐融融。在王城岗和瓦店田野考古的那些年,我们寒来暑往,风里雨里,同吃同住同工作,由此结下深厚友情,度过几段难忘岁月。我们共同经历的那些事至今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2002年9月,重启王城岗考古发掘之初,我们为新一轮的考古工作,制定了详细的工作计划和实施方案,信心满满。当考古队来到王城岗遗址准备开工,谁曾想遗址所在地的八方村有的干部不理解不支持我们的考古工作,虽经多次沟通交涉仍然不让开工。有人劝我们与村里干部一起坐坐联络感情,可是刘老师和我都不喝酒,不善此道故无法奉陪,为了考古工作能够顺利开展,买了一箱酒请人送过去以示诚意。同时,刘老师通过熟人打听到时任登封市的何副市长曾经听过刘老师的考古讲座,算是他的学生。于是刘老师就打电话给这位何副市长,请他联系告成镇政府负责同志,由镇政府出面督促八方村为我们的考古工作提供便利和支持。万事开头难,我们经过双措并举,王城岗考古开工了。

 

2002年刘绪老师与王城岗遗址发掘者合影

 

刘绪老师对王城岗遗址的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十分重视,安排北京大学研究生张海至始至终参加王城岗的考古工作,2002年刘老师让研究生杨冠华参加王城岗发掘,2004年刘老师让博士生郜向平参加王城岗发掘。刘老师对待学生以身作则言传身教,手把手传授田野发掘技术,耐心讲解考古材料收集整理方法,同时十分关心学生的起居生活。从学生的神情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们对刘绪老师的尊敬和爱戴。几位学生在刘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在田野考古中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同时有力支持了王城岗的考古工作。

 

2002年刘绪老师在王城岗遗址指导北京大学学生发掘


我们在观星台的驻地与王城岗遗址的距离有几公里之遥,为了节省往返路上的时间,租了几辆三轮车来往于驻地和工地之间。有一次刘绪老师和我同乘一辆三轮车去工地,在快到王城岗遗址向岗地上拐弯时,由于车速过快,车子竟然翻倒在路边的沟里,幸亏我们都无大碍,不过我也吓出一身冷汗,刘老师却很镇定,掸掸身上的尘土,不坐车了,我们一起走着去了工地。事后,我要求开三轮车的师傅,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再发生此类安全事故。

2002年发掘伊始,为选择发掘位置,不仅做了比较充分的资料准备工作,刘绪老师和我还多次到王城岗遗址实地勘察。由王城岗龙山小城正西去八方村,有一条东西向的土路,听当地老乡说,这条路边的庄稼一直长的不好,浇地时这里的土也不太吃水。我们闻听暗喜,莫非下面有大建筑?于是就在这条路的南边开了一批探方,非常幸运,正好开在后来发现的王城岗龙山大城的城墙夯土上,可一开始并不能确认,只是觉得与王城岗小城夯土相似。因为发现了夯土,我们就开始钻探。原来以为是个大的建筑遗迹,可是探着探着老不到边,我们推测是否为城墙?经继续钻探先是发现了大城的北墙和北壕,为了扩大战果,刘老师和我带着探工一路向西追到八方村里,夯土墙和壕沟都不见了踪影,又继续向西钻探追到八方村西,还是没有发现我们要找的遗迹,又折向南钻探到颍河边仍无果,再折向东探到八方村南。这时已是2002年的冬天,天寒地冻气温很低,冷风阵阵迎面吹来,寒气袭人。刘老师和我经常在寒风中查看探孔土样的土质土色,辨认是否为夯土墙或壕内淤土。就这样我们围着八方村转了一大圈,终于在八方村东的一条土路下发现了王城岗大城的西壕。原来王城岗的地势是西北高东南低,所以大城西北的城墙和壕沟保存较好,东南面城墙无存,遗址东面的五渡河和南面的颍河或许起着王城岗大城东南方向的防御作用。虽然北城墙、北城壕和西城壕都探出来了,可以确定是个大城。但是,大城的年代一时还定不下来。与夯土城墙相关的地层堆积并不理想,有一个东周陶窑挖破夯土,是直接修筑在城墙上的陶窑,故认为夯土城墙可能不晚于东周?后来,发现一个二里岗时期的灰坑打破城墙,又认为夯土城墙应该不晚于二里岗时期?经对夯土城墙进行解剖,仅出土一片素面陶片,年代特征并不明显,夯土城墙是否能早到二里头时期或者龙山时期,尚不能确定。那年冬天雪下的很大,工地只好收工了。刘老师与我商量后决定,为稳妥起见在当年就没有对外公布王城岗新发现的大城,计划来年再继续做工作,把大城年代搞清楚以后再说,所以只是在工程内部的年终汇报会上做了介绍。经过接下来几年的考古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锁定了面积34.6万平方米的王城岗龙山大城。

 

2002年刘绪老师在王城岗遗址接受采访


 

在王城岗遗址发掘期间,刘绪老师和我经常是白天泡在工地上,晚上各自做着手里的工作。以前我以为刘老师较严肃话不多,可是在一起时间长了熟络了,有时聊天到深夜,谈天说地好不惬意,这才发现刘老师其实十分幽默风趣,特别是聊到文物考古行内的掌故趣事往往忍俊不禁。回想起我们在一起聊天时,刘老师说话的神情和语调,恍惚经年宛若昨天。与刘老师聊天时的那种享受再也不会有了,不免唏嘘不已。在工作中,无论制定工作方案、讨论工作计划、安排具体实施、成果公布、材料发表,我们彼此之间都给予最大的信任和支持。由此使我对北京大学考古“第一好人”刘绪老师有了更多的感受和更深的情谊。

刘绪老师在考古界人脉广口碑好,王城岗发掘过程中,刘老师请来北京的考古大家到工地指导工作,几乎每次都是刘老师不辞旅途劳顿陪同先生们到工地考察,让我们深受感动和鼓舞。在王城岗发掘期间,刘老师和我几次登上遗址西北的王岭尖山顶,进行考古调查,探寻是否有龙山墓地。每次登高远眺,心旷神怡。遗憾的是,当年我只顾拍摄王城岗遗址的环境地貌,却没有留下一帧刘老师登山的英姿,哪怕是刘老师的背影。

 

 2002年刘绪老师陪同北京大学李伯谦教授一行考察王城岗遗址


2002年刘绪老师接待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王巍所长一行考察王城岗遗址


2002年刘绪老师接待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孙新民所长一行参观王城岗遗址


2004年底,王城岗考古发掘告一段落,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王城岗龙山大城终于水落石出。2005年转入室内整理,同时开展多学科研究。刘绪老师不仅关注植物考古的浮选工作,还兴致勃勃参与实验考古,我们和张海一道进行王城岗大城修建用工、夯土墙修筑和挖土工具的实验,由此取得了一批讨论龙山时期社会复杂化、组织动员能力、以及由石铲功效所体现的生产力等的系列数据。刘老师和我合力完成并于2007年出版的《登封王城岗考古发现与研究(2002-2005)》考古报告,就是我们同心协力工作的体现。这本报告荣获“2007年度河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和“2007年度河南省优秀图书一等奖”。

 

2004年刘绪老师与王城岗遗址发掘者合影


2004年在工作站刘绪老师观察北京大学师生做浮选


2005年在工作站刘绪老师和我们一起进行实验考古


2005年在工作站刘绪老师观察实验考古中石铲磨损情况


 

2007-2010年,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期间,刘绪老师和我共同主持禹州瓦店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当时瓦店村居住条件很差,由于经费的原因,考古队十多个人租住在一个不大的院子里。刘老师和我同住一间屋。通常是白天在工地忙,晚上各自忙着手里的事,刘老师常常是在审阅批改研究生的毕业论文,我看《华夏考古》稿件或校样。在昏暗的灯光下,刘老师瘦弱的身影伏案工作至深夜的情景历历在目,让人感动。我们的生活条件虽然艰苦,工作却十分愉快。在瓦店几年的考古工作中,刘老师和我跑遍了瓦店村四周的田地进行考古调查,走一路谈一路,商量考古工作方案和工作重点,一起在考古现场指导发掘工作,讨论堆积过程,判定遗迹关系。通过新一轮的考古工作,经钻探得知瓦店龙山遗址面积达100多万平方米,发现龙山时期大型环壕和大型夯土建筑基址,出土一批重要文物。同时在考古发掘中,开展多学科研究并取得重要成果。由于瓦店遗址考古发掘工作规范,发现重要,多学科研究成果丰富,荣获“2009-2010年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三等奖”。这是对我们辛勤工作的肯定和褒奖。

 

 

2007年刘绪老师和作者在瓦店遗址调查


2007年刘绪老师和我们在瓦店遗址发掘现场

 

 

2008年早期夏文化研讨会期间李伯谦教授刘绪老师和作者在瓦店


2008年刘绪老师陪同北京考古学家考察瓦店遗址


2010年开始整理瓦店报告,刘绪老师帮我请来为北京大学考古绘图的同志承担瓦店报告的绘图工作。同时安排北京大学研究生逄博来瓦店做石器制作技术的实验考古研究。我们还用瓦店考古发掘与多学科研究的成果,申请到2011年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禹州瓦店遗址2007-2010年考古报告,经过几年的努力,该项目于2018年顺利结项,并被全国社科规划办公室评为优秀结项报告。

前些年,刘绪老师和我先后退休了。可是我们还经常到考古一线发掘现场走走看看,还可以在一些学术会议上相聚。2018年以来,我们共同参与河南大学夏文化暑期研讨班的教学工作,又多了些见面的机会。2019年夏天在河南大学举办的第二届夏文化暑期研讨班上,我聆听了刘绪老师为研讨班学员讲授《夏文化探索的形势和任务》大课。那是我最后一次与刘绪老师在一起。

刘绪老师走了。刘老师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的心里。

(作者|方燕明  审核|刘海旺)

 

分享到:0
版权所有: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办公室电话:0371-66322065 电子邮箱:hnskgy@163.com   邮政编码:450000   通讯地址: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陇海北三街9号 河南省文化厅扫黑除恶举报电话:12318
Copyright © www.hnswwkgyjy.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4439-2

豫公网安备 41010402002288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